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杜方】来势凶猛 哨向 一个PWP不要考虑太多

杜见峰/方孟韦


来势凶猛


方孟韦在黑夜里奔跑。

森林里雾气弥漫,灌木丛枝叶响亮的刮擦声,模糊庞大步步迫近的影子,方孟韦拼命冲向密林更深处。

风声在脑后呼啸。

肩膀一沉,方孟韦猛被撞倒在地,厚实的肉垫牢牢按住他肩胛和后腰,愉悦低沉的喉音随着热气喷在方孟韦侧颈。

“杜见峰你给我出来!”

他大声喊叫,稍稍抬头就被粗糙湿热的舌头从喉咙舔到耳轮,方孟韦打个哆嗦,板起面孔呵斥,“下去,好重。”

狮鬃毛覆盖后脑,野兽亲昵的蹭他脸颊,嗅他的味道,舔他一脸口水。

方孟韦小幅度挣扎试图摆脱钳制。

啪嗒。

强劲有力的尾巴抽中方孟韦大腿根。

小小声呜咽溜出方孟韦嘴唇,野兽兴奋的低吼应和,尾巴鞭子一样甩出,接连抽打绷紧的大腿和挺翘臀部。

修长手指揪紧草叶,削瘦身体挺动不止,眼圈微微潮湿泛红。

“杜见峰!”

他叠声的叫,混杂轰隆隆的咆哮,野兽的舌头探进方孟韦后衣领,舔湿脊椎骨,咬住衣领使劲拉扯,纽扣崩开脱落,方孟韦捶打地面委委屈屈的哽咽。

马靴自黑暗里一步一步浮现,来人停在方孟韦面前蹲下,伸手摸他的脸。

头顶响起愉悦的呜噜声,方孟韦脸颊滚烫,压住嘴角抬头望去。

雪豹趴在来人背部,蓬松长尾勾缠住腰,瞳孔眯细朝主人方孟韦满足的咕哝。

精神体反应最纯粹的情感和欲念,直白野蛮找不到半点遮掩。

“杜见峰!让你的狮子从我身上下去!”

方孟韦大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截纤细优美的项颈,在暗夜里泛着霜雪似的光,流连在他脸颊的那只手朝下探去,方孟韦嗯了声,软嫩舌尖在唇隙间闪掠。

喉结滚动,杜见峰眼底腾起火焰。

拎起方孟韦衣领拖到近前,“老子特么的现在就想办了你!”

雪豹呜呜低叫,尾巴在杜见峰腰间缠得更紧,方孟韦羞恼得浑身发抖,胸膛渲染大片樱粉色,兀自昂着头瞪圆眼睛,“你堂堂一个少将旅长,光会出一张嘴,有种你来呀,结合热还敢躲,你是找死!!”

结合热几个字锥子一样扎进脑海。

杜见峰喘着气摇晃脑袋,禁闭室狭窄的气窗投进一束阳光,被压在桌面的方孟韦白衬衫撕掉几颗纽扣,警局制服和长裤包括马靴丢得到处都是。

“你……”

他迷茫的眨眼,方孟韦后脑敲在桌面,趁他松懈弹身而起,一把将杜见峰推进椅子,双手虚按住肩膀。

“我不来你打算自己挺?又不是没有向导的哨兵,跟我结合还亏着你啦?”

光线穿透方孟韦薄薄的白衬衫,勾勒出窄窄的腰身,杜见峰掌心贴着他长腿外侧摸索,嘴唇隔着衬衫印在平坦小腹。

“至少有张床才不委屈你,老子这不是打算熬过初期就带你去住酒店,他娘的现在呆在这鬼地方不算,精神图景里还特么是破树林子,孟韦,孟韦。”

湿热的呼吸打在肚脐,枪茧粗硬的手指勾住方孟韦内裤边缘,缓缓拉扯,滑过衬衫褶皱的下摆,柔软的纯白棉布寸寸自笔直双腿剥离。

手指在杜见峰肩膀蓦然收紧,松开,再收紧。

精神图景卷过热风,树叶呼啦啦的碰撞,月色漫过草尖,朦胧跪在草地上的光裸长腿和金色鬃毛,湿滑的水声混着细碎的呻吟散落在风里。


不能放上来的内容长微博地址:

http://ww2.sinaimg.cn/bmiddle/005KD1Kxjw1f108jkkpiwj30c80v442z.jpg


心脏共用同一个频率跳动,喘息共用同一个节奏呼吸,精神图景剧烈震动移山倒海。

“感觉很好。”

额际汗水滴在方孟韦红透的胸膛,杜见峰俯身。

“感觉很好。”

躺在片片揉碎的花瓣里的方孟韦努力抬头。

唇舌交织。

合二为一。

 

 

——全文完结——



碎碎念,噗累留言每条我都有看,弯腰狂捡节操中QAQ总之那么多留言杜方的同好,你们就是想看小方被弄哭(指)


楼诚哨向的话,黑色的蟒缠在阿诚身上,冰凉蟒身在腿间摩擦,大哥就在旁边挠仰躺的黑豹肚子什么的我没想过,真没想过,完全没想过。


蔺靖的场合:胖鸽子压住软绵绵小白兔……污不起来只想狂笑怎么办233333


评论(111)

热度(742)

  1. Bonne nuit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