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Pheromone信息素(现代AU 含北平 ABO)第一章

明楼/明诚


第一章

 

阿诚推门而入那短短的一瞬间注意到三件事。

一,明楼坐姿比往常僵硬,平静无波的脸庞看起来就像张面具。

二,地板上倒着明氏集团今晚宴请的合作公司的公关经理,裸露出来的后颈不正常的潮红,不像被暴力攻击过,倒比较像信息素过载造成的昏厥。

三,明楼面前的桃红香槟只剩一小半,水晶杯几乎被推到矮桌另一端的边缘。

关好门,绕过昏迷不醒的公关经理,修长手指捻起明楼喝过的水晶杯晃了晃,犹如欣赏打磨光滑的粉钻,凑到鼻尖深深嗅闻,玫瑰馥郁的芬芳混合着野草莓的清甜,一缕微弱的,不注意就会轻易忽略掉的气味隐藏在酒香当中。

阿诚倒在手背一点低头舔掉,“非常少见的高级货,难怪身为Alpha的明先生都会中招。”他放下水晶杯,舒舒服服坐在矮桌上面,膝盖有意若无意的碰着明楼的膝弯内侧。

眼神冰冷锐利,明楼语气和平常询问工作毫无二致,“和你有关?”

“别逗,我可用不着催化剂这种玩意儿。”

他歪着头拉松领带,骨节分明的手指解开白衬衫最顶端的纽扣,清新得就像修剪过的草坪,寒凉梦幻得犹如冬日里的雾凇,沁入骨子里的冷冽气息丝丝缕缕缠绕住明楼,如同剔透的冰块砸进滚热的油锅,刹那炸裂。

明楼险些把持不住,眼前突兀的一片血红,血管里沸腾的仿佛是熔浆,本能叫嚣着把眼前这个omega扑到在桌子上,将那些剪裁合体的风衣西装衬衫通通撕成碎片。

而实际上,他只是呼吸稍稍沉重,镜片后的瞳孔黯了黯,表情都没产生多少波动。

阿诚看起来既满意又开心,舒展长长的手臂和双腿。

“先生总得解决这个问题吧?”

视线轻飘飘落在明楼明显隆起的西裤,阿诚将自己的omega信息素尽数收敛,就像刚才他没肆意撩拨自己的顶头上司,半是玩弄半是试探。

空气重新淡而无味,仅残留些微香槟花果交融的香气。

从头到尾,明楼都没释放出一丝Alpha信息素。

阿诚盯住那双镜片后的眼睛。

他什么情绪都没能看出来,愤怒,猜疑,欲望,明楼回望他的样子疏离有礼,从阿诚参加明氏集团首席执行官的助理面试开始,这个男人就一直这样。

“你有方案。”

肯定句式,明楼身上有种老派的优雅。

头朝昏迷在地的人的方向偏了偏,“那个,和我做法完全不同,不过目的却是一样的。”

阿诚将领带扯开,衬衫纽扣解到锁骨,在风衣口袋里摸出项圈给自己戴上,“没有标记。”特制合金安全护住后颈,他不慌不忙,重新系好衬衫,整理好领带。

阿诚的手指相当修长漂亮,松掉袖扣挽起衣袖,用无针注射器将药剂推进静脉的动作让明楼眼角皱起。

“成结也不要紧。”

他笑着将空掉的注射器亮给明楼看,最新型的孕酮剂,无副作用,失效率低得可以忽略不计,空注射器阿诚随手塞回风衣口袋,起身,微微弯腰,平平伸出手掌,“我已经定好房间,先生想怎么来都行。”

从摊开的手掌扫视到阿诚的脸,那恭顺的姿态全然讽刺。

手放进阿诚掌心,明楼精明能干的特别助理浮现小孩子得到向往已久的糖果般的神色,瞳孔亮亮的,似乎既想立刻剥开包装又不舍掉马上吃掉,他轻轻握住明楼保养得宜的手掌,虚扶他站起来,牵着明楼出去,不忘将衣架上属于上司的大衣拿走。

他们在电梯里遭遇参加聚会的人群,被挤到最后面。

阿诚直挺挺站在明楼身前,一手和他交握,一手撑住光洁的电梯壁将顶头上司牢牢护住,有人不小心撞到阿诚后背,鼻尖擦过明楼脸颊,须后水清爽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深深吸口气。

明楼轻快瞟过来的视线带刺。

抵达顶层,衣着各异的男男女女涌出去笑闹着找正确的房间,两人走在最后,要不是能感觉到明楼掌心里的汗水,阿诚都要怀疑对方并没有将含催化剂的桃红香槟喝进去。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明楼踏进房间,omega信息素会将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彻底控制住。

一步一步,不急不躁,刷卡进酒店房间后,阿诚好整以暇将两人风衣外套挂好,替明楼脱掉领带和马甲也顺利得很,这位大少爷甩开皮鞋,赤足走进浴室,阿诚能听到水流的声响。

他解着自己马甲的纽扣也晃进去,和坐在浴缸边缘的明楼视线相触的刹那后颈寒毛直竖,直觉告诉他快逃,双腿却僵在原地。

明楼将摘掉的眼镜放在手旁的置物柜上面。

随着镜框和实木轻微的碰撞声,排山倒海的信息素轰然降落,高处跌下几千斤钢筋似的砸中阿诚。

血液迅猛燃烧。

冰冰凉凉的地板勉强唤醒残存的理智,阿诚能听见自己的肺老旧风箱一样剧烈喘息,他不记得是怎么倒下去的,简直不敢相信真的会有Alpha能把他这样受过特殊训练的omega压制到这种程度。

大意了!

阿诚费力撑起上半身抬头,明楼嘴角提起一点点,居高临下看着他。

那些保养得宜,几分钟前还被阿诚握在掌心的手指没入热水,拨弄两三下测试水温。

“过来。”

他语调刻板缓慢,沉重的信息素威压适度减轻。

阿诚爬起来,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得不夹紧双腿忍耐被诱发出来的情潮,他湿得一塌糊涂,拽条毛巾走近明楼,柔顺的将每根沾水的手指擦干净,“先生真是好手段,呆在您身边快五个月还是第一次知道深浅。”

明楼轻轻哼了声,睫毛半垂投下浅淡的鸽灰色暗影,手掌松松握住阿诚窄腰,顺着腰线抚摸到胸膛,感受掌心下疯跳的心脏。

他猛将阿诚按进浴缸。

清冽的信息素只有少部分在空气里爆发。

足够激得明楼拽掉他的皮带和长裤,阿诚湿漉漉浮出水面,恶狠狠动用全部信息素撞击明楼无动于衷的面具。


 就剩三句话不得不走图片:

http://ww3.sinaimg.cn/mw690/006rQR8Ugw1f8ru9iqnl2j30c807owey.jpg


 

——未完待续——

 

 

可能是个这样的故事:

大哥:蟒蟒不发威你当老子是只喵!

大嫂:卧槽,这和我的预想不一样啊!有点爽!

 

碎碎念,我也不造为啥蔺靖走心,楼诚竟然会走肾QAQ反正是现代AU,OOC是一定的,就当浮生愿的下辈子番外看算了(顶锅盖跑)

 


评论(57)

热度(1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