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据为己有 番外 (人人都有猫耳的平行世界)

明楼/阿诚 


据为己有


番外


阿诚幼年受了不少苦,刚带回家里时,猫耳朵和猫尾巴的绒毛枯燥杂乱,性情乖巧顺从到让明楼担心的地步,总怕坏人拿条干巴巴的小鱼干就把阿诚骗走,决心养刁他的小舌头。

很长一段时间明楼身上都带着零食,见到阿诚就往小孩子嘴里塞,被明台发现后,他看见大哥就喵喵叫着往明楼后背窜,小爪子勾住马甲晃荡着讨零食吃,明楼走到沙发前剥出烤鱿鱼仔往后扔,毛还没长全的明台三百六十度后空翻张嘴叼住,尾巴一甩滚进沙发,抱着烤鱿鱼仔努力的啃啃啃。

阿诚从来不主动索要零食,明楼指尖捏着厚厚的悭鱼条逗他,悭鱼条往左边移,阿诚的小脑袋跟着往左,悭鱼条往右边移,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小脑袋朝右追过去,悭鱼条抵住嘴唇,阿诚仰头看明楼,大哥点头,才小心翼翼伸舌头舔一下,尾巴刷拉刷拉的摇。

咬住悭鱼条边缘还不确定是给自己的,又去看明楼。

明楼空闲的手揉揉小孩子猫耳朵,神情柔软:“都是阿诚的。”

悭鱼条太厚,阿诚双手捧着吃得又快又急,吃光还要把掌心和十个指头尖都细细舔一遍,被喂了几次他就将额外的食物同大哥画上等号,以致明楼出现在视野里,阿诚就反射性开始吞口水。

阳光充足的午后,明楼窝在客厅沙发里查词典,阿诚经过不由自主靠近,小鼻头不停抽动,明楼抿唇直乐,双手举高沉重的字典,朝弟弟扬眉:“在我裤袋里,自己拿。”

犹豫片刻,阿诚单腿跪坐在明楼身旁,背带短裤后面的长尾巴直直竖起,收起爪尖的小手蜷起按住明楼大腿,歪着脑袋咪一声。

明楼笑意更深,低声哄:“拿吧,都是你的。”

怯生生自睫毛下偷瞄明楼,阿诚软软的小手探进明楼裤袋,摸出糖果大小的鸡肉起司球,撕开透明包装,阿诚捡出肉球往明楼唇间送,期待又害怕的押平猫耳朵。

连同阿诚手指尖也叼住,明楼轻咬他一下,起司浓郁的奶香在口腔化开,放掉小孩子圆圆的指头,明楼倾身亲阿诚毛茸茸的猫耳朵,阿诚面庞泛出光彩,脑袋凑到明楼颈窝磨蹭,喉间咕哝几声,细细软软的叫大哥。

高举词典的明楼手酸得要命,但这是阿诚初次主动亲近,现在打断他很可能又会缩回去,那么多零食就白喂了,只得继续举着厚词典让小孩子蹭个够,坚持几分钟实在举不动,明楼伸长手臂将词典丢出去。

落在地板嘭一声响,阿诚尾巴炸开,瘦弱的身躯扑进大哥怀里,爪尖冒出来勾住明楼衣服,也不叫,瑟瑟发抖将身体蜷成一小团。

明楼手臂发麻,蓬松的尾巴弯出弧度环住小孩子,安抚性扫过阿诚稚嫩的脸,心里有什么东西满溢出来。

那时候明楼买东西不知道节制,鱼饼、肉条、起司球、三文鱼布丁整箱整箱往家里搬,平日起居的套房里随便一个抽屉就能摸出几包零食,他喂阿诚图方便,防不住千方百计钻大哥房间偷零食的明台。

明镜虽然格外宠孩子,在营养均衡上要求严格,明台太小,有零食就吃不下正餐,一直被限量,最初几天剩饭,明镜还以为是天气太热小家伙没胃口,绿豆汤、酸梅汤、薄荷桂花茶轮流熬。

明台正餐越吃越少,吓到了明镜,急匆匆带幼弟去儿童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明台健康活波,就是有蛀牙。

蛀牙!?

真相毫无悬念被揭开,明镜回家先骂明楼零食不藏好,拎起明台后颈丢给他大哥。

“好好的孩子被你教成什么样子了!这么小有蛀牙!蛀牙!等他蛀牙疼起来,你去哄!”

明镜气呼呼踩着高跟鞋上二层回房间,房门气势磅礴的重重关上。

无可奈何掂掂臂弯里挣扎着去掏大哥裤袋的明台,摇摇头,明楼招呼阿诚过来,回房拿漱口水上二楼,押着弟弟们仔仔细细刷牙,再含漱口水预防蛀牙,对明台算是亡羊补牢的办法。

漱口水味道刺激,明台喝一小口就喷了明楼满脸,捣腾着小短腿想跑,明楼哪里肯放,手臂夹住明台脖子硬灌,眼见躲不掉,明台使出杀手锏,喵嗷喵嗷嚎哭得惊天动地,这一嗓子吓到阿诚,喉咙动了动,漱口水被咽了下去。

好难喝喵喵喵!

阿诚被那味道呛得蜷起手指揉脸,看向自己大哥,明楼正手忙脚乱试图让明台别哭那么惨,尾巴蓦然一紧,回头,阿诚抱住他蓬松厚实的尾巴眼泪汪汪,而夹在臂弯里的明台虽然没有眼泪,但哭闹的声量持续狂飙,几乎能震破耳膜。

明楼头昏脑涨,一手夹紧明台,另一只手捞起阿诚,长腿飞起踹开房门。

“大姐!我知道错了!帮帮我啊喵!”

明家再次恢复零食定时限量的老规矩,由高到矮三个弟弟耷拉着猫耳朵称赞大姐英明。

小袋鳕鱼卷发到阿诚手里,他晃着油润不少的尾巴跑进大哥房间,开封捻出第一个鳕鱼卷,踮脚喂给大哥吃,明楼有心拒绝,望进阿诚亮晶晶充满期待的圆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张嘴接受投喂,将小孩子抱到大腿上,亲亲他茸茸的猫耳朵,共同分享一袋鳕鱼卷。

现在明楼成长为明总裁,对小朋友吃的东西早就没了兴趣。

倒是阿诚常买些流沙夹心棒之类的休闲食品,和明台两个吃得不亦乐乎,再没从弟弟那里分到过零食的明总裁感觉自己地位在直线下降,又没厚脸皮到从阿诚手里抢,郁闷的切了个柚子。

终于等到阿诚化形成年,明总裁琢磨出让自己开心的方法。

每当阿诚吃完那些小零食,明总裁就将明秘书逮进怀里,舌头探进他嘴里扫一圈。

咂砸味道,从舌尖直甜到心底。

 

 

——全文完结——


碎碎念,番外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宝宝们爱的喵喵喵,塞猫粮~~~



评论(67)

热度(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