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据为己有 第三章 (人人都有猫耳的平行世界)

明楼/阿诚 


据为己有


第三章


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

既然化形无可挽回,阿诚考虑其他赖在家里不走的方式,特意在脑子里过一遍明家的不动产,全卖掉有点困难,拼命工作让大哥离不开他这个秘书更实际。

重新调整好目标,阿诚起来伸懒腰,能听见骨头节咯咯作响,漆黑油亮的猫耳朵探出头顶,长尾巴在身后甩动,身躯也变得轻盈而柔软,他扑进床铺,不久前明楼躺过的棉被还残留气息,阿诚抱住棉被深深吸气。

不过瘾!

化形前还能假装是猫科本能往哥哥身上蹭,两人长年累月的气息交融,彼此所有衣物都侵染对方味道,猫化状态的任何人抽抽鼻子就知道这是有主的。

以后得不时偷偷溜进大哥卧室把他所有衣服都蹭一遍。

黑亮的长尾巴拉开抽屉,卷起毛刷送到手里,阿诚刷刷自己尾巴顶端的短毛,眉毛一皱狠狠咬住尾巴尖,瞬间全身绷紧疼出眼泪。

把明楼咬到出血的记忆模糊不清,隐约有点印象的是哥哥呼吸里带着种草木香气,他闻到之后意识就轻飘飘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猫化后嗅觉至少会灵敏五倍,暂时在哥哥面前还是保持完全人类状态比较安全。

等等!

阿诚两只猫耳朵天线一样直直竖起来。

难道是有人在品酒会故意给大哥喝奇怪的东西?

逮到是谁非一爪子挠过去不可!

第二天阿诚却被告知继续在家里休息,明楼态度冷淡,没吃早餐就独自去上班,阿诚追到车库,眼巴巴看他发动车子。

凝视几秒方向盘,明楼降下车窗伸出手去,阿诚立刻将脸颊贴进去厮磨,睫毛扫过掌心柔软的痒。

“今天我会早点回来。”

他小拇指弯曲搔搔阿诚下巴,情不自禁探身过去,蹭蹭鼻子,吻在阿诚眼睑。

阿诚一直黏他,刚带回来怕生畏缩,钢笔落地的响声都能受惊往书柜顶端蹦,上去就下不来,扒住书柜边缘耷拉耳朵,明楼踩椅子将发抖的一小团抱进怀里,亲亲猫耳朵,让阿诚趴到肩膀,哄着睁开眼睛,在宅邸里四处转悠来习惯这种高度的崭新视野。

毛发还枯燥杂乱的小尾巴牢牢勾在明楼手腕,栓住他很多很多年。

互相挨挨蹭蹭好半天明楼才开车去上班。

等明镜和明台也出门,阿诚匆匆换衣服去找自己的医生,延缓化形期的药物需要正规医院开处方,法律上未成年的阿诚要弄到还不被兄姐发现,可选择的只剩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无照小诊所。

他运气不错,找到的医生猫耳朵缺一半,整天胡言乱语但用药精准,医术也蛮好,诊所开在旧城区狭窄的巷子里,最初阿诚找过去,遇见看他穿得好打算抢劫的小团伙,狠狠打一架,脸被挠出血条,转了几次才找到正确地址拉开诊所的玻璃门。

里面喵喵叫唤的小混混们见到他尾巴全都竖直炸开。

阿诚俯视这帮年龄相仿的抢劫犯,刷的亮出爪子。

医生咬着牛肉棒告诉阿诚回家考虑清楚,真的要延缓化形期下次就带钱来。

那天晚上回到家明镜看到他受伤的脸喵出高音,追问他是不是被坏孩子欺负了,明楼安抚住姐姐,坐在沙发里朝阿诚招手。

踮脚靠近,阿诚背手垂头等着被大哥责骂,明楼蓬松的尾巴环住他腰背,拍拍自己大腿,阿诚稍稍犹豫扑坐上去,小脑袋在明楼颈窝拱来拱去,猫耳朵噗噜噗噜拍击明楼脸颊。

“赢了?”

明楼捉住漆黑的尾巴检查,发现几处皮毛都被挠掉深深皱眉。

“嗯,他们要抢钱。”

阿诚自下而上用那双圆滚滚的眼睛注视他,倔强的扁嘴:“我不给。”

捏住猫耳根部轻轻揉弄,明楼舔他脸上被抓伤的长长血痕:“课余时间空出两小时,我送你去学猫化搏击术,不允许随意跟人动手,但要是来欺负你的,能打赢就狠狠揍。”

湿润的舌尖舔过伤口又痒又疼,阿诚眯眼抬起脸,喉咙里呜噜呜噜的响。

就为这个也值得让化形期来得越晚越好。

半耳医生收钱配药,懒得探听阿诚的任何事,打过几次架,这条街上也再没人来招惹阿诚,他安然拉开玻璃门直接去看诊室,半耳医生见到藏起耳朵的阿诚倒吸口气。

“化形了我也不退钱!”

他嚼着牛肉棒给病人正骨,惨烈的喵嗷声在诊室里回荡。

白他一眼,阿诚自己找地方坐:“知道,我有其他问题要咨询才来的。”

正骨的病人离开,半耳医生撕开一包新的牛肉棒,听阿诚叙述完化形经过,啃掉大半的牛肉棒都喷飞出去,语气称得上幸灾乐祸。

“你知道延缓化形期本质就是抑制交配本能,强行性冷淡,啧,你用药好几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举呢。”

丝毫不惧阿诚脸色阴沉,医生重新叼一根牛肉棒:“当时你闻到的特殊气味不是木天蓼就是猫薄荷,我倾向于木天蓼,因为稍后你就化形了,准确来说,木天蓼只能让猫化的你兴奋情动,跟那个携带木天蓼的人相混合的气息则会让你失去理智变得饥渴。”

你逗我!?

阿诚面无表情瞪他。

半耳医生咧嘴:“相信我,既然没办法继续压抑本能,多打几炮对你有好处。”

庸医!

咨询费都没付阿诚就冲出小诊所。

要是被大哥知道这件事会非常非常生气吧。

阿诚使劲搓搓脸赶走沮丧,要解决问题也不算难,只要不在大哥身边的时候猫化就可以了,嗯,只要忍耐住没有大哥来摸猫耳朵的寂寞……

喵!

距离最近的树干留下两排深深的挠痕。

回家阿诚坚决要求恢复工作,明楼只得将最新的个人行程表给他,两人紧挨着坐进沙发里,脑袋凑到一起研究行程。

“明天晚上有合作方的周年纪念派对,这次我能跟大哥去。”

阿诚挺开心,抚摸缠到自己腰间的蓬松猫尾巴,明楼猫耳动了动也笑起来。

路过的明台翻翻眼睛,低头大口去咬手里拿的西瓜。

与其担心两个哥哥会吵架。

不如吃瓜!

 


——未完待续——

 

并不重要的小常识:未化形前的猫化状态会让身体变得柔韧,反射神经和速度数倍提升,所以猫化搏击术的起手式,是伸出一只手臂,五指成爪,一边快速上下挥动一边喵喵喵,大家可以试一下(纯属胡说八道)


评论(77)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