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据为己有 第一章 (人人都有猫耳的平行世界)

明楼/阿诚 


据为己有


第一章


“啊,明总的咖啡!”

咖啡杯自桌子边缘跌落,朱徽茵手疾眼快抄住杯底稳稳接住,一滴咖啡都没洒出来,她得意的抖动头顶一对猫耳,系着水溶蕾丝蝴蝶结的长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

人类与猫科基因融合改良百年后,人类的反射神经与运动神经高度发达,满街的小孩子都竖着猫耳晃悠尾巴,长大到能够自由收起耳朵和尾巴被视为成熟标志,通常十七八岁就能进行化形,即随心所欲隐藏或展示猫科特征。

当然,也有例外。

总裁收养的弟弟兼秘书明诚至今还没能掌握化形,虽然长得又高又帅,法律上还属于未成年,谁敢勾搭他那是犯罪。

朱徽茵对公司里望诚兴叹的喵喵声嗤之以鼻。

要是撞见过明秘书脑袋搁在明总裁颈窝蹭来蹭去还动歪心思,明总能亮爪子挠你一脸血信不信?

走到明秘书办公桌前,朱徽茵惊讶的发现他漆黑油亮的猫耳朵不见了,神情却没有终于掌握化形的喜悦兴奋,反倒惴惴不安频繁偷看总裁办公室紧闭的门扉。

猫科好奇心吹气球一样迅速膨胀。

“恭喜成年。”

她将托盘连同咖啡杯放在阿诚桌面:“麻烦你重新泡一杯给明总送进去吧,你请假这几天我泡咖啡老是被他嫌弃。”

明秘书眉毛纠结得仿佛绞紧的粗麻绳,他来回整理那些根本不重要的文件,又突然将所有文件夹甩到一边,端起咖啡仰头喝光,烫得吐出舌头呼气,捧着空杯子直奔茶水间。

按照惯例泡好咖啡送进总裁办公室,阿诚鼓起勇气去看哥哥。

明楼低头敲打键盘,在外面他从不化形露出猫耳,头发整整齐齐后梳,鼻梁高挺,唇角残留明显的伤痕。

阿诚一哆嗦,肩膀猛垮下去。

敲打键盘的声音渐缓微弱,明楼将文档里胡乱敲出来的字符删除,抬手捏捏鼻梁去看沮丧的弟弟。

“不用在意,化形期间本来就容易情绪激动,你成熟期又晚……”

明楼扶额叹气。

也许是幼年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被带回明家阿诚的成熟期迟迟不来,二十几岁的人还没办法将猫耳和尾巴收起来,导致明楼看每个接近弟弟的人都像犯罪份子,严防死守这么多年,门禁至今还是晚上八点,虽然是秘书,涉及到饭局酒会都不能跟。

每次应酬完深夜回家,等门的阿诚甩着尾巴奔过来,明楼摸摸他头顶皮毛顺滑的耳朵,再挠挠下巴,阿诚眯细眼眸,软软的喵呜滚出舌尖,明楼吻在他额头,身心瞬间被治愈。

阿诚迎来化形那夜,明楼从品酒会回家,踏进玄关阿诚照例扑过来给他摸耳朵,油黑尾巴圈住大哥腰背,双手搭在明楼肩膀抽动鼻子嗅来嗅去,歪头使劲往他手里拱,整个人贴进明楼怀里磨蹭。

明楼稍微有点奇怪阿诚会这样撒娇,但巨大的喜悦海浪般将疑问冲刷殆尽,他揽住阿诚窄窄的腰,偏头去亲猫耳朵,温热呼吸打在耳膜,猫耳倏忽一抖,阿诚喉咙里发出咕哝声,嘴唇凑到明楼侧颈,舌尖探出试探性的舔舔,明楼喉结滚动,横在阿诚腰间的手臂一紧。

别多想,别多想,未化形前阿诚做什么都是单纯的渴望亲近,喵的,怎么还不化形!?

似乎感受到明楼的焦躁,阿诚双臂圈住他项颈,抬头叫大哥,尾音混进模糊的咪呜,水润润的眼睛眯起,鼻子顶了顶明楼鼻尖,在明楼松懈笑出来的刹那一口咬在他嘴角。

血腥气蓦然充斥口腔,阿诚瞪圆眼睛,尾巴嘭的炸开,随后那一声喵比被咬的明楼惨烈千百倍。

回过神来阿诚发现自己蜷缩在狭窄黑暗的储物柜里。

柜门外传来急促焦虑的谈话声,每个音调阿诚都万分熟悉,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把全家人都吵起来聚集在储物柜外面。

视线模糊,全身颤抖,阿诚努力去推柜门,缝隙里透进一线强光,他闭眼,伸出的手立刻被紧紧握住。

“阿诚,别着急,大哥没事。”

明楼沉稳的音调逼出泪水,柜门被外面的人打开,光芒涌入,阿诚眨掉睫毛沾染的水珠,虹膜倒映出明镜、明楼和明台的脸。

明台猛蹲下凑近阿诚,灰条纹耳朵直直竖起来:“阿诚哥!你的耳朵不见了!”

化形!?

他在明楼和明镜惊喜的目光里试图去摸头顶,手臂重重撞到储物柜顶端,略微挣扎,肩膀和胯牢牢卡住储物柜狭窄的横格两端。

“你先别动!化形成完全的人类时关节没有猫那么柔韧!”

明楼握着阿诚的手弯腰查看,表情微妙,像是在极力忍笑。

最后他和明台拆掉螺丝固定的内部隔板才把阿诚从储物柜里解救出来。

阿诚无精打采任凭明台拿这个笑话他,总是去摸头顶或扭脸看身后,明镜偷偷将明楼拉到小会客室不知谈些什么,出来就宣布给阿诚放假好好休息几天。

“我没事。”

他将隔板往回装。

“不行,你之前叫那么凄厉是不是哪里疼?”

明镜蹲在阿诚身边摸他头顶:“你化形期来得太晚,可能要受点苦,如果哪里疼得厉害跟姐姐讲,明早苏医生会来做检查,休息几天是一定要的。”

手掌无意间碰到阿诚额头,明镜吓得尾巴直竖,惊叫:“好烫!”

高烧的阿诚被明楼拖回卧室塞进被窝。

“姐姐去打电话叫医生了,再稍微忍耐一下。”

他俯身低语,唇畔血迹干凝,阿诚盯住那块暗红色又开始抖,哆哆嗦嗦去摸头顶,明楼睫毛垂落,绒毛长而卷翘的猫耳朵探出黑发,蓬松厚实的尾巴扫过阿诚手背。

“刚化形还不能完全习惯人类身体,你可以先转换成猫化形态,再慢慢熟悉。”

猫化的明楼能尝到唇齿间残留的草木芬芳。

木天蓼!

喵的!品酒会不小心喝到含有木天蓼成分的酒,难怪阿诚会突然那样撒娇,咬他估计也是因为受到木天蓼影响昏了头,其实是想把舌头伸进来舔……嗯,舔……

阿诚整颗脑袋缩进被子,声音闷闷的:“我讨厌再化形成猫。”

猫耳朵刷的像机翼那样押平。

等等!讨厌?再也不给揉猫耳朵?

明楼瞪视鼓起的棉被。

喵喵喵!?

 


——未完待续——


并不重要的小常识:因为随时随地会化形长出猫尾巴,所以无论裤子还是裙子都会在尾椎骨处留出可以探出尾巴的缝隙,如果裤子质量不过关,尾巴又比较粗壮,分分钟变开裆裤(喂)


PS:看了阿晞的喵诚脑洞大开,听完正太版《猫之二重唱》整个人发狂开始挖坑_(:зゝ∠)_

评论(103)

热度(1237)